<noframes id="brfbx">

      <noframes id="brfbx"><address id="brfbx"><nobr id="brfbx"></nobr></address><address id="brfbx"></address>
        現代資訊現代實驗室裝備網
        全國服務熱線
        021-66180027、0731-84444840

        讓科研成果從實驗室走向市場 他是懂科研的“招商大使”

           2022-09-27 834
        核心提示:  我們搞科研的,干活其實跟農民是一樣的。農民天天鋤地、犁地、拔草,我們天天去做實驗。只要張治軍人在中試基地,從車間到辦
           我們搞科研的,干活其實跟農民是一樣的。農民天天鋤地、犁地、拔草,我們天天去做實驗。”只要張治軍人在中試基地,從車間到辦公室,再到學生實驗室,每天都要走1萬步以上。

          農民辛苦是要有結果的——收獲糧食。做科研也一樣,一分耕耘一分收獲。不久前獲評河南十項重大科技創新成果之一的“自修復納米潤滑抗磨損材料”,就是張治軍牽頭的團隊所結的“果子”之一。

        p27_b

          29年沉淀出的“重大科技創新成果”

          近日,濟源,河南大學納米材料工程研究中心濟源中試基地(簡稱“中試基地”),工人們正忙著將一些自制的大型設備和原材料搬運上車。

          河南大學納米材料工程研究中心總工程師張治軍舉起手機,拍下了一段視頻,“這是我們準備運往云南的年產1萬噸濕法混煉橡膠復合材料的中試實驗設備,以及主要原料納米二氧化硅。”

          又一個項目,從實驗室出來,走過中試,走向市場。8月28日,由張治軍牽頭完成的“自修復納米潤滑抗磨損材料”項目,獲評河南十項重大科技創新成果之一。

          在張治軍看來,這源于朱自強、金振聲、李鐵津三位老師帶他進入納米材料研究領域,薛群基老師交給他的博士研究課題,黨鴻辛老師一直強調的納米材料產業化理念,也有賴于河南大學、蘭州化學物理研究所、武漢材料保護研究所3個團隊20多年來所做的納米材料基礎研究,“從1993年到現在,已經29年了。”

          如今,納米材料以我們不曾想到的方式,越來越多地應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          張治軍拿起辦公桌上的一個透明盒子,興致滿滿地邀請頂端新聞·河南商報記者試一試,“這是石英做成的納米級二氧化硅粒子,抹在手上是不是很滑?你們用的護膚品,加入這種材料,就會有光滑的絲綢感?;瘖y品中加入這種納米粒子,再加上氧化鋅、氧化鈦,它就具有抗紫外線功能,可以防曬……”

          95%的項目在“小試”時就被淘汰了

          中試基地建成已19年。這些年來,張治軍最大的感受是,好項目從來不缺錢,資本都是追著項目在跑。對于項目來說,最難的,是實現從基礎研究到成果轉化。

          如今,國家和地方對成果轉化的激勵非常優厚。張治軍說,技術成果轉讓后的收入,百分之八九十都獎勵給團隊,學校才留一點點錢。為什么走這條路還有好多人發怵?在他看來,主要是因為科研產業化需要的研發周期長、失敗率也太高。從實驗室出來到做成產品,有95%的研發項目會死于“小試”,也就是從實驗室到工廠投產的小規模試驗生產。

          張治軍解釋,對于基礎研究來說,如果做了100次實驗,有幾次是成功的,就可以作為一個探索的結果以論文的形式發表出來。但對于做技術開發來說,做了100次實驗,有99次成功、1次失敗,這個產品就不能進入市場,“如果進入市場,很偶然的一次失敗,就可能會給企業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。”

          也因此,在中試基地,對學生的評價機制也有所不同。

          中試基地主任李小紅笑言,“我們說一個學生牛,不是看他寫了多少篇論文,而是看他做的項目能不能走到‘中試’這一步。”

          如今,中試基地已孵化出了濟源鴻辛電子材料有限公司、鴻辛橡膠復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、濟源鴻辛金屬納米科技有限公司等。

          “我算是幸運的,很多人一輩子砸進去了,不聽響。”關于這份幸運,張治軍喜歡將其歸功于背后強力的支持,一個勇于獻身、甘坐冷板凳的團隊,再加上濟源市政府和河南大學的全力支持。

          他在大灣區設了一個技術“瞭望員”

          原來把一項科研成果變成工業產品,需要10年以上。而現在,在多年的豐富積累上,站在前人的肩膀上,工程中心的年輕人用一兩年就能將一項科研成果培育成工程化技術。

          因此,張治軍將更多的時間和精力,用于關注行業前沿技術,把他們“嫁接”回河南,落在濟源納米初創孵化產業園(簡稱“納米產業園”)。

          李小紅半打趣半認真地介紹,“張老師現在是納米產業園的招商大使。”

          張治軍一年要出去將近30次,每次拜訪兩三家學?;蚩蒲性核?。

          為了吸引更多優秀項目落地,這位懂科研的“招商大使”,在大灣區設了個從英國留學回來、熟悉納米技術的“瞭望員”。

          這位“瞭望員”,是中試基地了解珠三角、大灣區企業的一個窗口,專門和企業打交道,了解企業需要什么,同時了解中試基地可以做什么,把二者鏈接起來。

          說著,張治軍拿出了手機,“你看,我手機上有很多群,都是跟一個個企業的項目對接群。”

          一家生產陶瓷餐具的龍頭企業,希望能通過納米材料,使碗具有抗菌功能;一家做化妝品的企業,希望能用納米微粒生產出一種香氛,噴在衣服上幾天不消散;一家LED燈龍頭企業,希望能通過納米涂層解決光線刺眼的問題……在“瞭望員”的有效對接下,如今,中試基地里幾個項目正在同時進行。

          聲音

          實現從知識到技術到產業化才是科學研究的真正意義

          無論再忙,只要回到濟源,張治軍都會去實驗室或車間里轉一轉。

          20多年前,張治軍還在蘭州化學物理研究所讀博時,老師黨鴻辛就“整天說”要努力把基礎研究成果產業化,研究要更具目的性,“科學是知識,技術才是生產力。實現從知識到技術到產業化,才是科學研究的真正意義。”現在,中試基地的這個團隊,特別重視科學研究的產業化。

          張治軍說,產業化是一個具體的過程,并不是簡單的放大,不光要有成本意識,還要注重環保、安全。

          對做實驗的學生來說,實驗室架子上有啥他就用啥。但進入產業化階段,選擇其實受到環保、安全和成本的限制,最終能選擇的只能是性價比最高的那一兩種材料。沒有經過產業化實踐的學生,可能就不知道方向該怎么走。張治軍希望,能通過言傳身教,將從老師身上學到的東西,傳遞到學生和團隊的年輕人身上。

          一起傳遞的,還有科學家精神。在張治軍看來,科學家精神包括對未知世界的勇于探索,包括不加形容詞的實事求是,包括甘坐冷板凳的持之以恒,還包括強烈的團隊意識和團隊精神,“跟種地一樣,有時你一個人能種,一大片地你總種不了?;瘜W研究,就不是一個人干的活,你必須有團隊意識。”

          走在中試基地的拱橋上,張治軍指著旁邊的池塘問,知道這里的睡蓮是怎么來的嗎?這是一個學生養在小魚缸里的。最初只有一兩片葉子,越長越大,魚缸盛不下了,就放進了池塘。如今,大片大片的蓮葉,已經鋪滿了半個池塘。挺出水面的花瓣和綠葉,沉靜而執著。

         
        反對 0舉報 0 收藏 0 打賞 0
         
        更多>同類資訊
        推薦圖文
        推薦資訊
        點擊排行
        国产日韩一级A片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rfbx"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rfbx"><address id="brfbx"><nobr id="brfbx"></nobr></address><address id="brfbx"></address>